无主草堂

海底四季矢车菊常开渲染出蔚蓝。
  1.  59

     

    [弹丸/十苗]中秋贺番外

      暮冬的最后一场雪薄薄铺满了地表,昏黄的路灯下可以看到黑色夜幕下空中的雪粒闪着光随着凛冽的冷风在淡色的光晕中飘舞着,苗木诚朝着冻僵的手掌中哈了口白气,试图提升一点温度。


      看来要有不短的一段时间才能到春天呢,他搓搓冰冷的脸颊,在人影稀疏的路上快跑着。


      中午在父母和困为自己庆祝生日后就沉沉睡去,过长的午休导致醒来后看到已经指向七的时钟,他走的太急甚至没有来得及戴上手套和围巾,就匆忙一路急奔去门前刻有十神家徽的拥有漫长历史的屋宅。


      在完全融入夜色的街道里,唯有这幢屋宅旁的街灯下站着一个看起来似乎还算镇定,目光却焦虑的四处搜寻着什么人的金发少年。


      苗木诚踩着雪,在雪层上留下一行清晰的脚印,静悄悄的走到那个人身后,然后伸出双手一下环住他的腰,小声的喊出口:“十神君,抱歉我来迟了。”


      突如其来的拥抱并没有惊到十神白夜,他低下头,看到光裸在外冻得有些发僵的一双手,不快的转过来身,握住对方的手,将手套摘下来强硬的为苗木戴上。略大一号的手套没能很好的防寒,却也挡住了冷风,一下回暖了不少。


      “穿这么少,你是想要让本少爷可怜你吗!”十神白夜皱着眉,语气不快的拉住对方,将围巾拽下来一半仔细的围住他的脖子,然后自然地在他眼睫上落下轻雪般的一个吻,两个人沿着路慢慢的往屋宅的方向走去。


      “那个,因为下午睡的太沉了,所以走的太急就没有戴。”苗木干笑着解释道。


      “……哼,晚点又无所谓。”


      苗木诚三两下掸去棉服上落的雪花,偏过头抬起亮晶晶的眼瞳,看向语气明明十分不耐烦目光却无比柔和的十神白夜:“我也想要快点见到十神君啊。”


      十神白夜神色怔忪了一瞬,随即微微一笑:“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原谅你吧。”


      走到他无比熟悉的屋宅前,十神白夜在门边的密码锁上快速的按了几个键,指示灯由红转绿,安全门自动的缓慢打开,他漫不经心的以命令的口吻说道:“给我记好密码,下次我可不会无聊到有时间给你开门。”


      一直在以新奇的目光四处打量,根本没有注意到密码的苗木苦恼的回应道:“我根本没看到啊。”


      “……5500,给我记好了。”十神白夜领着他向门内走去,“不要让我以后再重复。“


      这个数字……总觉得莫名的熟悉啊,苗木心里嘀咕着,然后忽然想起,之前在学园里由雾切同学发起的推理游戏结束后,十神君在图书室里对他好像说过给自己5500万让自己帮他打杂之类的话。


      难道密码的来源是这个吗?苗木很快的否定掉了这个结论。


      肯定是他多想了吧。


      十神家的屋宅格外阔大,走进门来是一片干净的庭院,几个园丁正在旁边,见到了走进来的十神白夜立刻放下手中的工具,恭敬地躬身问候道:“少爷好。”


      苗木极少,不,应该说从来没有见识过这种场面,尴尬的朝两边的人笑,不知道说什么好,身旁的人却是淡淡的”嗯“了一声,便目光不移地带着他向前走去,显然早已习惯了这些。


      踏在古旧而光滑的青石砖上,影影绰绰的树影里不时透出雪的白光,苗木诚牢牢的跟着围巾所牵系的另一个人,雪夜里他从侧面可以清晰的看到十神白夜微微抬起线条完美的下颔,笔直的肩背,和他从心底里羡慕的身高。


      他在心里叹口气,加快脚步顺着搭在两人脖间的围巾,跟紧对方。


      终于到了正屋前,十神白夜伸出食指贴在指纹识别器上,然后拉开大门,左手拽住苗木的手,将他带进了屋里。


      走进格外温暖的屋子里,刚刚囤积的寒气彷佛一下被驱散,苗木诚闭上眼舒适的深深的吸了一口长气然后缓缓呼出,他将手套摘下来递给正在脱下羽绒服的十神白夜,浅笑着说道:“谢谢你,十神君。”


      十神白夜接过来放在玄关的柜橱上,又半俯下身动作轻柔的把连在两个人之间的围巾解开,不着痕迹的揉了一下被雪粒染上变得冰冷沁凉的棕色头发,然后架着双臂语气随意的说明道:“你先去餐桌那里,我去拿样东西,很快就来。”


      十神白夜刚刚说完,已经恭候在门旁的头发花白的管家就走到苗木的身边,目光尊敬的说道:“请跟我来。”


      苗木诚挠挠头,无奈的跟在管家身后,却忍不住看了一眼十神白夜离开的方向。


      餐厅里面溢满了食物的香气,完全超出两人份的精美且丰盛的食物让早有心理准备的苗木还是受到了惊吓,他默默坐在管家为他拉开的椅子上,然后眼花缭乱的扫着桌上晚餐。


      他不着痕迹的叹口气:十神君的生活,果然和他这种普通人的平凡是截然不同的呢。


      随后餐桌上被管家添上了两碗热气腾腾的暖汤,苗木弯着眼睛端起来一口气喝干,胃中残余的寒气都被融化掉,慢慢变成暖流朝着四肢奔涌,他的脸上浮现出不自然的潮红,然后擦去发线处细密的汗珠。


      他将棉服脱下挂在椅子后面,露出来里面浅棕色的毛线衫,看上去偏弱的体型被映衬的更加温顺。


      苗木意识恍惚的想起入学时他们第一次的对话,那时侯刚对希望之峰学院怀着憧憬而忐忑的心情踏入校门,却在进入教室的一刻就撞上了刚要离开的十神白夜,他手足无措的道歉,然后被对方不耐烦的奚落和嘲讽,然而却阴差阳错的成为了前后桌,从一开始冷淡到完全无视自己,到由于校规导致的几乎没有人会出现在教室,而只有他们两个人总是在图书室遇见逐渐熟稔起来,再到最后他几乎不抱期望的表白被回应,才只是近一年发生的事情。


      


      “十神君,仲秋快乐。”苗木将手中的月见团子放在黑色底漆的书桌上,那是耗费了七八天的空余时间失败了多次才亲自做好的,他吞吞吐吐的补充,“那、那个……”


      高贵的倚在椅背的少年手上拿着印满异国文字符号的书籍,习惯性的瞥向门口那里眼神四处游移不定的人,不知道为何他内心莫名的有些烦躁,书上的文字映入眼帘,实际早已变得模糊,多时没有翻动过一页。


      他抿着唇思索着对方的想法,可他并没有很好的耐性一直保持着沉默来等待接下来事情的发展。


      “喂,愚民,有什么话就快点说。”


      棕发少年略有不安的惊疑站直,有意识的回避那句咄咄逼人的话。


      “我、我……”他手足无措的向后推了两步,后脑一下撞在了书柜上,痛的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干脆一鼓作气的抬起头说出他也许会后悔不已的六个字,“我喜欢十神君。”


      在初秋的书库里死亡一般的静谧,连呼吸声都一下隐去了踪迹,苗木像个小动物一般惶恐的蜷起上身,慌乱的想要逃离开这里,松垮的连帽衫却被一只有力的手拽住。


      “…那我就勉强接受吧。”十神白夜伸手扶了扶眼镜,目光少见的柔和,姿态却一如平日的强硬不已,“给我心怀感激。”


      “诶……啊?”苗木睁大眼睛,满脸不可置信的望着他,完全没有回过神来。


      十神白夜皱皱眉,拿着手中的书轻轻拍了一下他的头,眼神锐利:“哼,不过是想到拒绝后你会哭哭啼啼的太麻烦才答应的而已。”


      


      


      超高校级的幸运……似乎也只在感情这一点上得到了充分证明呢。


      “苗木,在想什么?”一贯低稳好听的声线,十神白夜坐下来,左手握着的袋子被自然垂下来的高档桌布挡住。


      苗木诚飞快的眨了眨眼,属于对方的气息轻浅的拂过肩边,他微笑着答复道:“没什么,话说十神君刚刚是去拿什么东西了?”


      “…切。”他轻声咂咂嘴,然后将手中的袋子放在桌上,不自然的扭过头去解释道,“生日礼物。”


      标有鲜明的十神家徽黑色图案的白色袋子显眼的亮在灯光下,苗木诚欣喜的将包装袋拿到怀中,发自内心道:“十神君,谢谢你。”


      随后他迟疑的开口,目光却是掩饰不住的期待:“我可以现在拆开吗?”


      十神白夜斜睨着他,干咳了一声道:“随便你。”


      怀着好奇的心情苗木诚将袋子里面的精美盒子拿出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拆封,里面安静的躺着一枚被深绿色细绳串过的琥珀色的圆石环,上面悬空雕着“Makoto”,一看便是特意定制而成的礼物。


      苗木怔怔的看着手中的盒子,咬着下唇不发一言。


      十神白夜有些紧张的看向苗木——而他大概从没想过自己还会有紧张这种情绪,语气却尽力像平时一样的镇定:“不喜欢的话就扔掉。”


      苗木将手绳拿出来,合上盖子,目光真挚的对上十神天穹色的眼瞳,认真地一字一句道:“我很喜欢十神君的礼物。”他将手绳仔细的套在手腕上,“Makoto”六个字母的玉石紧紧契合在少年纤细的腕骨上,在灯光下折出温润的光芒。


      “苗木……”十神白夜海蓝色宝石般的眸子里闪烁着汹涌而复杂的情愫,他飞快的眨眨眼遮掩住然后唇线若有若无的上移,扬起好看的弧度,语调还是一如既往的傲慢,夹着一点不易察觉的宠溺,“生日快乐。”


      苗木诚托着腮,喜孜孜地仔细端详着左手腕的环饰。


      这是他第一次收到如此独特而用心的珍贵礼物,而它来自虽然是恋人却从不会正面关心他的高傲且别扭的十神君,前两天还以为对方根本不知道今天是自己生日的烦闷在此刻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满心欢喜。


      然而他很快就有些苦恼的抬起头,谨慎的问道:“这个……很贵重吧?”


      十神白夜优雅的拿起勺子浅啜了一口热汤,悠悠的回道:“那是自然,所以给我好好保管。”


      刚刚的喜悦被这句话的分量浇灭了大半,苗木诚小声地叹口气,但一贯的积极又很快将那点无奈盖了过去。


      一定会好好保管的,他在心里面无声的承诺道,然后他笑盈盈的看着对方,用力点了点头。




      以下都是废话可以无视


      嘛,虽然是中秋贺番外但是和中秋节并没什么关系,只是满足我很想写个学园日常的番外的愿望QVQ然后求提供梗啊!我真的感觉梗尽粮绝了……未来篇一百个差评,就让十苗最后的印象永远留在一二代和绝少吧-v-一直觉得在学园里,他们应该就是官方情人节海报里那样互相扶持宠溺彼此吧。


      私设(基于绝望篇设定的一些推理+思维发散):雾切大概会各种忙于办案,照绝望篇的说明看其实一个班的人很难成为熟悉的朋友(说实话如果没有雪染他们毕业都不见得和所有同学认识吧= =),所以称呼是雾切同学,并且也就是点头之交的友情程度;舞园则是对苗木最温柔的女生,但是忙于出演各种活动其实并没有什么时间和他交好。真正在学园里能经常看到的就是少爷和风纪委员那三位啦,苗木经常去图书室的原因是因为教室几乎没有人所以只好在学园里四处转,而图书室是去的最频繁的地方,又因为对某些晦涩的书比较不懂被十神嘲讽(然而最后还不是认真教给了对方你个傲娇!),之后向对方会倾诉在学园里的苦恼而慢慢对十神产生钦羡,最后变成了暗恋。因为没有再重温游戏,ooc的程度比较严重,感谢不嫌弃的观看到这里的人QVQ


      立个FLAG:如果未来篇结局是苗雾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我就写十篇傻白甜给十苗!!!随意点梗点情节只是时间要久一些啦(哭)


     

    弹丸论破十苗苗木诚十神白夜腐向同人

     

    评论(17)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