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主草堂

海底四季矢车菊常开渲染出蔚蓝。
  1.  40

     

    [十苗中短篇]All about you (part9)

    >>>ooc严重注意

    >>>剧透注意


      说到底现在的绝望残党也已经没有什么力量了啊……苗木托腮看着眼前荧蓝色的页面,未来机关的标志显眼的出现在左上角,报告里面的“江之岛盾子AI”显眼的加粗且划着下划线,更是被分在A类的重要文件。


      如果是刻意引他们去塔和市的话,又有什么意义呢?现在塔和市只有塔和最中还在城外的楼里源源不断的向外供应着黑白熊来破坏,想要进入塔和市的绝望残党也被未来机关拦截住了。


      ……大概只有到塔和市以后调查一下,才能弄清楚这些事了吧。


      苗木回头看着还在兀自抿唇沉思,神情可以称得上严峻的十神白夜,忽然就安心起来——只要对方在的话,无论是杀戮学院还是去营救待援者或者帮助自己离开新世界程序,明明从不在意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贵公子一直都在毫无条件的帮助他。


      然后他本能的小心翼翼的走近对方,摸到桌上都已经变得半凉的咖啡,想了想将杯子拿起来,尽管他觉得自己明明根本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却被背后忽然传来的熟悉声音吓了一跳。


      “你要做什么?”


      苗木转过来身:“热一下咖啡。”


      十神白夜抬起手走过来,苗木以为他是想要拿走咖啡杯,于是抬高手想要递给他,却擦过对方的西服布料。


      苗木的目光紧随着对方,那只手意料之外的来到了自己的领口附近,将松垮的搭在肩上的衣物向上仔细而认真的提了提,遮住了之前若隐若现的红痕。


      “啊……之前居然露出来了吗!”苗木的耳廓发烫,联想到之前雾切的话才恍然大悟——原来她并不是突然起意调侃,而是因为自己太过显眼的连昨晚留下来的吻痕都暴露了啊。


      十神白夜半俯着身笼罩着半坐在桌上的苗木,不以为然地说:“露出来不也很好吗?”


      “当然不好!”几乎是下意识的反驳。


      十神白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也是。只有身为伴侣的我一个人才能看吧。”


      “啊……”苗木拿着咖啡杯,几乎是落荒而逃,“我先去给十神君热一下咖啡吧。”


      十神白夜注视着他慌乱离开的身影,唇角的弧度不自觉的上弯。


      高强度特训的几天很快结束,苗木坐在卧室的地上仔细的装着行李,然后有点头疼的看着哪怕在绝望的世界——当然其实已经大半城市都在未来机关的援助下恢复了基本的正常生活的世界,也没能阻挡超高校级的御曹司对生活细节的完美主义从超高校级的缝纫师那里手工定制而摊平在大床上的数件的西服。


      虽然当时也有被说“身为我十神白夜的伴侣绝不应该穿的如此廉价”,但是苗木还是坚持最多穿未来机关的制服。


      原因并不是他不适应正装,而是在身边人的对比下,他的身高套在西服上总有种不伦不类的感觉。甚至是雾切穿上未来机关的制服都显得干练而稳重,唯独他看起来却像是普通的高校生。


      十神白夜倚在门框上,脱下了深色的外套而穿着只扣上了两颗扣子的简便的白衬衫,手里拿着和浑然高贵气质格格不入的电熨斗,头疼的问道:“你还没有收拾好吗?”


      苗木忍住笑摇摇头,抓了抓头发:“十神君的衣服要不要少拿几件?”


      “驳回。”十神白夜头也不抬的回道,“我可不会沦落到连可换的衣服都不带。”


      苗木认命的垂下头,继续收拾着行李。


      十神白夜走过去,皱着眉拉住他的手腕:“地上那么凉,你是想负病调查吗?”


      苗木诚借力站起来,然后身体突然被刻意转了角度的力一下推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而十神白夜用右手撑着床,苗木诚伸出双手亲密的环在对方的腰间,温顺的闭上了眼睛。


      “十神君……”苗木无意识的呢喃着,由于没有被人突然看到的可能性,他完全放下了戒备心,本能的将环在对方腰间的手箍紧。


      身上的人果断的将眼镜摘下来放到一边,也放松了力道重重的躺在苗木的身边,早晨才铺好的浅穹色格子纹的床单一下被两个人的重量压出了褶皱。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只是单纯的相拥在一起,温暖而干燥的床铺提供了无比舒适的触感,空气中游离着若有若无的呼吸声。


      十神白夜偏着头,目光越过苗木总是翘起的那一绺顽强的发丝,柜子上显眼的水晶骷髅在透过窗户而照进来的初秋的阳光照射下发出透亮的光,而因为近视的缘故他只能看到一片模糊的亮点,下面的抽屉里装满了当时在希望之峰学园中苗木送给他的礼物,那些礼物被小心而谨慎的保存起来,刚进入未来机关时,要面对绝望的世界和十神家族已经覆灭的事实,他常常会在受挫时不知原因的来回翻看这些属于杀戮学院中的回忆。


      ……真是愚蠢的庶民的方式。


      他忍不住在心里鄙夷还要靠别人来恢复斗志的自己,然而毫无疑问他当时还是这么做了。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从学园中回收尸体时找到的那些合影,大部分照片里都可以一眼就看到苗木干净的笑,而自己的目光只有在接触到这个家伙的时候变得很奇怪。


      失去的记忆里面,他到底和苗木是什么关系呢?恋人?抑或普通的同学?更甚者也许由于自己一贯的倨傲而从来没注意到过这个平凡到不能再普通的人?


      苗木慢慢的睁开眼,小声的开口:“十神君在想什么呢?”


      十神白夜的左手从怀里面的人的衣服下摆探进去,在腰窝附近的光滑肌肤上轻轻抚摸按揉,闷着声音道:“有哪里还不舒服吗?”


      “……没有吧。”苗木迟疑的回答。


      昨晚才结束了特训后,十神白夜就毫不犹豫的回绝了苗木“休息一晚”的提议而进行了剧烈运动,虽说到最后苗木大概已经累到昏睡了过去,但醒来后身上却十分干爽,那个隐秘的地方也上好了药,如果不是对方再次提起的话,他甚至都要怀疑昨晚到底有没有做过了。


      即使嘴上总是说着不同意而且强势的主导他们间的关系,其实却在每个细微末节都体现出他独特关心方式的十神君。


      十神白夜将手收回,半信半疑:“剩下的我去整理,你躺在这里休息。”


      苗木拿起陷在床单里面的眼镜,半坐起来细心的为高度近视的人戴好:“嗯。”


      眼前模糊的笑靥一下变得清晰,十神白夜轻柔的捧住苗木的脸颊,自然的在上面落下一个吻。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还是未来,他都无比确信此时此刻在他身边的人,总会成为他唯一的伴侣。



    os:口亨坚定日常傻白甜一百年不动摇!

     

    弹丸论破十苗苗木诚十神白夜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