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主草堂

海底四季矢车菊常开渲染出蔚蓝。
  1. 连篇累牍的自嘲

      不是说我可以不可以忍耐,能不能坚持,更不是说我应不应该去抗争。情书在草稿箱中堆积了一篇又一篇,而它的作者在沼泽中不断被吞噬。


      大概对未来的规划再明晰也抵不上为某个人而改变的突发状况,我还自恃独立与优异的过去无法自拔,却没机会再改变现下这一场考试的结果,无非你的想法与我不同,无非那我喜欢的是你怎么办,那就没有可能,我也深深感谢你的拒绝。 


      说是为你改变了一次又一次,可我深知自私自利的我怎么可能会在没有利益的前提下甘愿奉献呢?拿你作为我无数个夜晚辗转失眠的借口那么轻松,我总归还是想要突破她们强加的桎梏而已,没有任何意义,也没有任何尊严。


      我喜欢你是献祭,是牺牲,是在久旱中追寻一滴甘露;而后来是刻奇,是轻蔑,是在你面前对自己施以极刑。看不透你的想法是我最无助的时刻,那些我理想能和你共度的情景都是虚妄与无知的妥协。难以想象现实中沉默自闭的我是如何拥有勇气去问你的名字。你喜欢的特质我一一尝试,可是对方不是你,也就无谓得体与否,只是为你而养成的习惯。那些想说的情话因此在你眼中不值一提。


      为你放弃了某个机会这件事我耿耿于怀这么多年,可是有什么意义呢?你不为我的人生负责,不是我放弃你就一定要和我在一起,我无权干涉你的选择和你的劝导,可是你不知道你的一句话会左右我的人生,你的一颦一笑都是我的梦魇,我摆脱不掉,只能仰望你的存在。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我成长为我厌恶的自私刻薄而又热衷于伪装的人,我慢慢的走在我的轨迹上,然后看着周围的环境将我模具化,携带的基因调控我的思绪,对我来说,喜欢一个人不是真的喜欢,而是先在内心生根出的占有欲,想要了解到更多,更多她的想法,然后草率的表白或者是暴露我的不堪。


     

    随笔暗恋原创

     

    评论